設為首頁
魅力今日:1930年2月16日 紅軍第一架飛機“列寧”號誕生         魅力名言: 真理惟一可靠的標準是永遠自相符合         
魅力線索:18937199129
魅力舉報:18311339129
當前位置:頻道首頁 > 魅力客家 >

外在古典內在時尚 新開封在文化大發展的春天綻放異彩

發布時間:2014-08-01 16:05 來源:魅力網 

  魅力消息(記者 翟露  孔羽):如果把一座城市比做一艘航行的船,那么,文化就是它鼓起的風帆。一河、兩街、三秀……她們以開封特有的氣質,代表文化正在作精彩發言。阿基米德說,給我一個支點,我將撬動地球。對開封來說,這個支點,就是文化。

  “一河兩街三秀”,是開封市近幾年打造的一批文化產業項目的簡稱,它集中展示了開封文化大發展的良好形象。它告訴我們:

  一個外在古典、內在時尚的新開封正在文化大發展的春天里綻放異彩

  2013年7月,一個火熱的季節,開封市“唱響中國夢”大型合唱比賽在市大眾影劇院拉開帷幕。影劇院大廳久久地回蕩著這樣一首歌:“一幅神圖掛在世界東方,一首首宋詞在吟誦里飛揚,一巷巷故事源遠流長,一版版年畫鮮活吉祥,啊,傳說中的汴京,神奇的地方……”這首歌的詞、曲作者都工作在開封,都是業余創作,都是在發自內心的由衷地吟唱。

  時隔一年,2014年6月,“2014河南—香港經貿交流會”在東方明珠香港舉辦。在香港《文匯報》的系列報道里,對開封有這樣一段激情四溢的描述:“歷史的開封,華夏之搖籃,群雄逐鹿場,八朝古都,輝煌于世,大宋王朝成天下一統,人口逾百萬,富麗天下無,八方爭湊,鼎盛舉世驚,被世人所記憶追思……”文章配有中共開封市委書記祁金立的照片,這張照片上祁金立正深情地凝望著這座城市。是時,開封市人民政府市長吉炳偉正率隊香港招商。

  再追溯4100多年,地處華夏民族搖籃之地的開封,一處農耕時代的人群聚集地,平原廣袤,物豐糧足,宜于生存。夏朝中期,第七帝杼,開始遷建于此,時名為老丘,在此歷時220余年。于是,開封作為一個帝都開始了她的建城史和建都史。這一段歷史雖已被漫漫黃沙湮沒了很久,但是,在如今開封城的正東方約二十幾公里處一個叫國都里的村子,卻被史學家考證了出來,它正是夏七帝杼建都之處老丘。

  文化的訴說,印證了歷史的曾經。如今的國都里村,平原上一個不起眼的村落,晝作夜息,炊煙裊裊。站在村頭西望開封城,那里車水馬龍,人聲鼎沸,熱火朝天。千年帝都雖不是,紫氣脈象揮不去。縈繞在這座千年古城上空的是如今500萬開封人民的復興夢和由這個夢激發的動力和活力。

  “一河兩街三秀”應運而生。“一河兩街三秀”就是開封復興之夢的佐證。

  “一河兩街三秀”是當今開封六個文化項目的簡稱,它們分別是:

  一河:御河,一條與開封御街并行的長約1.9公里的銜接龍亭湖與包公湖的人工河道。河寬處三十幾米,河窄處十余米,兩岸是青石板鋪就的輔道,道邊是婆娑的景觀樹和依依的青藤。河面是粼粼碧波,到了夏季,還有搖曳的荷花或油綠的浮萍。河上有各式各樣、別致精巧的拱橋相臥,盡顯宋式建筑風采。

  兩街:書店街和鼓樓街,兩街成“丁”字相通。一條書店街南北走向,街道寬不過十幾米,全長也不過620米。該街從明代開始繁華,至清代街內多是以經營書籍、字畫、文房四寶為主。據考證,世界上以“書店”命名的街道只有兩條:一條在中國開封,一條在日本東京神田,而后者比開封書店街的形成晚了100多年。一條鼓樓街東西走向,長約800米。這里是開封傳統的商業中心,如同北京的王府井、上海的南京路一般。開封鼓樓街因鼓樓廣場而得名,鼓樓廣場以鼓樓夜市而蜚聲中外。相傳鼓樓夜市起自于北宋中期,是中國歷史最久、現有最大的小吃夜市。每當傍晚夕陽西下之時,以鼓樓為中心周邊寬寬窄窄的街巷就布滿了大大小小的排檔小吃,韻味十足的叫賣聲和食客暢快淋漓的喊叫聲,數百年來不絕于耳,成為開封一道奇景。

  三秀:三場演出。第一秀,當數位于老城區西北隅的清明上河園內的新版大型實景演藝劇目《大宋·東京夢華》。這臺劇目由著名導演梅帥元團隊精心打造,由700多名演員參與演出,是中國實景演出名錄中可與廣西桂林《印象劉三姐》相媲美的一大力作。它是一卷關于北宋王朝鼎盛時期的印象畫卷,再現了北宋帝都汴梁的盛世年華;第二秀,當數位于新老城區接合部小宋城里的大型室內多媒體歌舞劇《千回大宋》。這臺演藝節目由深圳華僑城著名編導周群生精心執導,以300年大宋歷史文化為背景,以千年開封歷史人文為主線,重點體現水、花、人、城、市五大元素,融舞蹈、武術、雜技多種藝術元素為一爐,剛健與柔婉相交映,訴說著一幕幕獨有的大宋風情;第三秀,當數我國首個室外水上演藝秀《銀基O秀》。整個演出以一個直徑36米、高46米的鋼結構圓環為載體,在其上面進行超級震撼的聲光電噴泉秀、噴火秀等表演,輔以讓人耳目一新的舞臺秀、音樂水秀、音樂煙花秀、激光秀表演于一體,堪稱目前世界上最震撼、最時尚的室外大型高科技旅游文化演藝項目。

  在開封,“一河兩街三秀”是一個此前從來沒有出現過的新詞組合,這個名詞由6個字組成,3個數字、2個名詞、1個形容詞。就是這個新的詞組,在開封積淀了很久很久,也醞釀了很久很久。它的根須深扎于大宋王朝的土地,它的軀干穿過元、明、清的天空,它的花蕾在新中國培育,它的果實成熟于中國共產黨十八大召開以后這三年的時間里。

  在開封,“一河兩街三秀”是一場精彩紛呈的文化盛宴。它從歷史深處走來,漸次揭開神秘的面紗,走進現實,走進公眾的視野,迎風怒放,姹紫嫣紅。

  這簇文化產業的花叢,孕育了多長時間已無確切的時間,但它們卻集中怒放在2013年的365個日日夜夜。

  2013年2月,書店街整治修葺一新,開街迎賓;

  2013年4月,新版《大宋·東京夢華》在清明上河園隆重呈現;

  2013年5月,開封御河正式通航;

  2013年10月,鼓樓復建竣工,鼓樓街正式開街;

  2013年10月,《銀基O秀》閃亮登場;

  2013年10月,大型多媒體歌舞劇《千回大宋》亮相小宋城。

  這一批由開封人主導策劃,各界精英精心打造的文化產業項目“井噴”在2013年時,最早一個項目“書店街整治工程”,其實在黨的十八大召開之前,就已經開始著手了。而最后一個項目《千回大宋》的亮相,距國務院批復的建設中原經濟區的發展規劃也只不過兩年多的時間。正是這一系列文化產業項目的成功推進,進一步詮釋了中央提出的建設社會主義文化強國決策的正確性,進一步堅定了開封市上下一心建設經濟文化強市的決心和信心。

  用發展的眼光去看,這場文化盛宴不僅僅是開封文化產業項目的集中展示,也不僅僅是由此而帶來的產值的簡單擴展,更多的是文化資源展示向經營文化理念上脫胎換骨的轉變,更多的是通過這些成功的探索,開封找出了一條實現文化復興的奮斗路徑。

 讓人驚喜的是,開封市文化產業的帶動力,在開封市服務業乃至經濟社會的發展中開始逐步顯現:2013年,該市服務業增加值同比增長12%,增幅居全省第二位,公共財政預算收入、固定資產投資增幅則居全省第一位。

  從這些數字不難看出,文化產業作為開封發展的支柱產業,讓開封在全省激烈的文化競爭中風景獨好。文化作為開封的獨有稟賦,再一次顯示出了它的獨特魅力和扎實的競爭力。

    那么,開封城市的文化競爭力從何而來呢?

  “從謀劃運作而來,從克難攻堅而來,從項目提升而來。”說這番話的是開封市委書記祁金立。他對城市發展內動力的判斷和認識與城市發展軌跡是一致的。他說:“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城市必將從‘功能城市’走向‘文化城市’,開封理應在這方面走得更早。我們將開封定位為塑造古都城市的發展模式和輪廓,著力將其打造成‘外在古典、內在時尚’的富有文化競爭力的城市。”

  主政者的基本判斷和從政理念寫進了開封市委十屆三次全會的決議里。在這份字字千鈞的市委全會決議里,開封市委提出:到2015年把開封打造成國際文化旅游名城,進而到2020年成為世界旅游目的地城市。

  在開封決策者的施政方略里,建設國際文化旅游名城起碼涵蓋了這樣幾個含義:它能讓開封把文化做大、做強、做出品牌;它是開封賴以生存和發展的生活環境;它能推動經濟發展,創造經濟效益,是新的經濟增長點;它會讓開封恢復文化元氣,喚醒驕傲的記憶。這是決策者們的施政方略,也是決策者們的責任追求。但是,在付諸實踐的過程中,并不都是一路高歌。

  這些決策形成的時間是2012年1月。掐指算來,開封市委書記祁金立從漯河市長任上調任開封市委書記也只有百日余,而主持市政府全面工作的吉炳偉行使市長職權也是百日余。

  “一河兩街三秀”,是開封探索繼承傳統文化,發揮文化優勢,創新傳承文化的一條重要路徑。

  它告訴我們,文化的活力可以這樣迸發……

  人們的生活離不開文化,世界時刻也不會忘記文化。

  2014年6月22日,中國與吉爾吉斯斯坦、哈薩克斯坦聯合提交的“絲綢之路”起始段和天山廊道的路網,在卡塔爾首都多哈召開的第38屆世界遺產大會上獲準列入世界遺產名錄。

  而在此前不久,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中國要打造“絲綢之路經濟帶”。開封作為宋代絲綢之路的東起點和海上絲綢之路的起始點,將以怎樣的定位融入“絲綢之路經濟帶”,是擺在開封人面前的一道亟待破解的難題。

  他們找到了——

  開封要走一條建設經濟文化強市之路,以經濟為中心,以文化為支撐,只有這兩輪驅動了,兩翼齊飛了,開封才能真正找回昨日的輝煌。

  以文化立市,用文化強市。開封要走的是一條“文化之路”,也只有“文化之路”才是開封的優勢所在。

  歷史和事實無數次地證明,開封的文化資源不僅豐富,而且一脈相承,沒有斷帶。宋代孟元老的《東京夢華錄》一書對宋代汴京的城市風貌、建筑細節都有詳細記載,而目前開封市圍繞北宋文化所開發的每一個文化項目,都有確鑿的史料可查。歷史文化主題公園清明上河園的原型是北宋畫家張擇端的《清明上河圖》,開封新區的金明池依照的也是張擇端的另一幅名畫《金明池爭標圖》。可以說,開封市復建的每一個城樓和街巷,都是歷史照進現實的真實影像,都是歷史真實地再現。

  對于文化,保護是發展,傳承是發展,創新更是發展,這三種軌跡在開封始終堅守著,向前延伸著……

  是開封人都懂得文化對于開封的意義,更何況這座城市的頂層設計者們。

  “開封最大的優勢就在于文化,文化產業在開封是大有可為的朝陽產業,具有相當大的發展空間,而我們要做的就是把傳統文化和新生文化完美結合,既要盤活文化存量,更要增加文化增量。”開封市委書記祁金立說。

  祁金立說這番話時,出任開封市委書記還不足半年。半年前,當他從享有“中國品牌城市”、全國首個“食品名城”的豫南名市漯河市市長任上離開時,感到的并不是重用的欣喜,而是滿臉的凝重。他深耕漯河5年有余,一紙調令把他調到了千年帝都、歷史名城開封。他需要調整,環境需要調整,思路需要調整,熱愛也同樣需要調整。他明白,今后他要與這座歷史名城相斟酌、同冷暖、共榮辱。

  時間指針撥回到兩年前。

  2012年4月1日,中國(開封)2012年清明文化節開幕當天下午,履職開封市委書記不久的祁金立,主動參加了開封市委宣傳部召開的一個工作會議。這次會議的一個重要議題是總結當天文化節開幕式的得與失。

  會上,祁金立開宗明義:趁熱打鐵,分析開封文化傳承優勢,通過節會的舉辦,探索怎樣更好弘揚傳統文化之路,為開封打造國際文化旅游名城增添斑斕色彩。

  作為這座歷史名城的主政者,祁金立當然非常清醒地認識到“文化”這兩個字賦予這座城市的內容,他曾多次親自主持全市各項文化活動、項目的創意與研討。

  而作為一市之長的吉炳偉對于文化發展的謀劃也一刻沒有停息過。吉炳偉2003年自豫西宜陽縣委書記升任開封市副市長之后,一直在開封工作。一路走來,他對開封有著特殊的愛,步履走得也格外堅實。他是詩人,也是攝影家,工作之余,他用飽蘸激情的筆和鏡頭展示了開封的美。如今,又做了開封“府尹”,于職責、于感情,他都必須認真地思考開封文化發展的路子。

  兩位主官的思考不謀而合。

  文化的浪潮在開封這條承載著千年歷史的長河里一直地翻涌著

  月月有文化活動舉辦,月月有文化項目落地。從2012年起,以打造華夏歷史文明傳承創新先導區為己任的古都開封,邁開了他鏗鏘的步伐!

  游客驚嘆了——

  “不知不覺我怎么成了開封一景呢?”拿旅游接待總量來說,2013年為5112萬人次,同比增長15.2%;

  市場驚嘆了——

  開封文化家底兒怎么這么取之不竭呢?文化旅游綜合經濟收入2013年達到了210億元,同比增長18%;

  業界驚嘆了——

  開封文化后勁兒怎么這么強?魅力怎么這么大呢?2013年開封文化旅游產業收入額度占到當年開封GDP的7%,文化產業吸引外資突破360億元。數字還顯示,文化產業在美國GDP中所占的比例高達25%,英國10%,日本7%,而中國只有3%,其中文化大省河南僅有2.26%,作為古都的開封,文化產業在GDP中的比重為7%,遠遠高出全國水平,達到了日本的水平。

  由此可見,文化作為一種軟實力,一旦發展成為產業,就可以轉化為硬實力。

  有人說,文化是開封之魂;也有人說,開封宋韻十足。但在開封人眼里,特別是在祁金立和吉炳偉眼里,開封的宋韻味道還遠遠沒有顯示出來。

  于是,城墻修復、水系建設、書店街整修、鼓樓復建等文化提升項目陸續展開。這些工程和項目的推出,使開封文化頻添宋都古城風貌。

  景有了,誰來看?

  于是,龍文化周、岳飛文化周、宋詞樂舞文化周、包公文化周、開封成語典故文化周……這些被冠以中國開封的大型文化活動,都以展現開封宋都文化為目標,從2012年起的每個月依次和公眾見面。

  舉辦文化活動,可以說是開封在文化產業發展創新模式上“小試牛刀”。

  2012年,中國清明文化傳承基地花落開封;還是在2012年,在開封舉行的第22屆中國廚師節上,開封正式發布規劃,到2015年,開封要將“中國小吃名城”的桂冠拿下,屆時,已有中國歷史文化名城、中國菊花名城、中國書法名城的開封,將成為擁有全國文化名城稱號最多的城市。

  數據顯示,2013年,作為開封支柱產業的文化產業,在創新中突破,已初步形成全省獨有的文化旅游、文化演出、書畫工藝美術、飲食文化、休閑娛樂、會展收藏文化、傳媒出版、文化培訓八大文化產業全方位發展的多維格局。

  作為一個城市的形象設計師和發言人,開封市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秦保強所承擔的不僅僅是做好宣傳思想文化工作,還是市委、市政府關于文化產業發展規劃的執行者、落實者,不僅僅是一個“思想活兒”,也是一個“思路活兒”,更是一個“技術活兒”。其實,他不僅是宣傳部長,還兼任了開封宋都古城文化產業園區黨工委書記,不用提醒,壓力自知。

  正是有了這樣一批對文化資源深熟于心、對文化發展勇于擔當的執政者們的傾心付出,才使開封的文化元素愈發豐富澎湃。

  植入現代經營理念。汴繡、宋代官瓷、朱仙鎮年畫,甚至是開封盤鼓,紛紛開始融入現代元素。蹴鞠、中國龍也開始成為汴繡作品主要素材,連鎖經營也成為朱仙鎮年畫經營者選擇的商業業態。

  創新開始讓開封文化摒棄陳舊的原有包裝,煥發出從來沒有過的活力。

  開封文化產業的春天到了。

  “一河兩街三秀”是社會主義文化產業發展模式的探索。它再一次的證明,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只有發揮市場的優勢,只有讓資源配置起決定作用,文化產業發展才能走上坦途。

  黨的十六大明確提出“支持文化產業發展”,至今已有十余年,十余年里政府這只有形的手主導推動文化產業發展,在初期確實發揮了作用,解決了文化產業在發展初期面臨市場失靈、財力薄弱、文化安全等一系列問題,但是在市場經濟條件下,傳統產業的興衰最終都要由市場這只無形的手來決定。形勢越是發展,政府主導文化產業的弊端越是顯現無遺。很多一開始轟轟烈烈的文化產業項目到最后卻無果而終,不了了之,淪為大興土木、勞民傷財的“半拉子工程”,更不用說那些打著文化產業的幌子實則是圈地房產的偽文化產業項目。這些事實給開封文化產業的推動者們敲響了警鐘。開封的文化產業發展必須把市場配置作為前置條件。

  以“一河兩街三秀”為代表的一個個文化產業項目開始試水市場。

  恰在此時,開封的文化產業發展又迎來了一個新的契機。

  2011年3月,開封宋都古城文化產業園區被文化部命名為“國家級文化產業示范園區”,成為中部省份唯一一個國家級文化產業示范園區。它的命名再次讓開封的文化產業發展站在了一個新的制高點上。

  “文化產業示范園區落戶開封,等于是國家讓開封嘗試在我省創辦河南的‘文化特區’。”河南大學教授耿明齋說,“‘文化特區’建設要成功,要靠高起點謀劃,開啟創新思維,先試先行。”

  歲月的線條往往是稀疏的,很多過程如流水般地逝者如斯了,惟有深入到時間的皺褶里,才能感知其中的細節與生動。

  對于開封宋都古城文化產業園區來說,2012年1月注定是一個一元復始、萬象更新的月份。在這個月里,中共開封市委召開了十屆三次全會,會議審議通過的《關于加快推進宋都古城文化產業園區建設的實施意見》,把文化產業園區的重要功能定位為:宋文化集中展示區、華夏歷史文明傳承創新先行示范區、國際文化旅游名城核心區。

  擁有濃郁古城風貌,景點眾多,門類豐富,開封發展文化產業具有先天資源優勢,開封文化旅游名聲在外。但好的名聲,基于傳統的景點推介手段和工藝包裝,又囿于產業布局散、規模小、鏈條短的發展模式,結果是人仍留不住,大錢還是掙不到。

  于是,按照《實施意見》,開封市提出了全面提升文化、會展、收藏旅游、小吃民俗等八大產業,推進書店街整修等十大文化提升工程,謀劃了清明上河城等招商推介十大項目。

  開封市委還明確提出,在文化改革發展的政策方面,只要不是國家和省明令禁止的,都可根據需要,先行先試,大膽探索,力爭把園區文化產業發展政策做到全國最優。

  據此,宋都古城文化產業園區的規劃藍圖形成了。

  產業謀劃上:園區的產業空間布局為“一城兩環八區”。一城:把13平方公里的古城區域建成宋文化主題公園。兩環:以城墻為主體的休閑開放式環城風光帶;以“六河連五湖串十景”的旅游商業文化景觀帶。八區:龍亭宮廷文化區;開封府包公祠府衙文化區;大相國寺、延慶觀、鐵塔公園宗教文化區;鼓樓田字塊商業文化區;雙龍巷、劉家胡同民俗文化區;清明上河城影視產業基地和區域生態休閑度假區;城摞城大宋文化博物館體驗展示區;開封縣朱仙鎮國家文化生態旅游示范區。

  文化市場上:設立文化產業發展基金,形成宋文化研究與市場開發的無縫對接;融資渠道上,通過政府注資、吸引金融資本參與等方式,實現文化產業上下游企業供應鏈融資,促進產業鏈融合。在項目運作方式上,力推政府引導、市場主導。

  照此思路,《大宋·東京夢華》2013年升級版,完全由市場主導打造;

  照此思路,2013年5月,隨著連接龍亭湖和包公湖的開封水系二期工程的結束,按照市場主導、政府引導運作模式打造的開封御河項目粉墨登場。這個全長1.9公里的水上夜游項目,創下了兩個第一:我國唯一一個集古建筑欣賞、戲曲宋詞樂舞欣賞、燈光欣賞于一體的夜游項目;全國第一條連接19座橋梁,成為國內擁有橋梁最多的城市水系;

  照此思路,歷時7個月時間,《千回大宋》大型多媒體室內歌舞秀由民營企業投資,政府借給小部分資金扶持,走向觀眾;

  照此思路,2012年4月,開封市開始重建地標性建筑,我國最早的鼓樓——開封鼓樓。新鼓樓的重建由一家民營企業自主開發,政府未出一分錢,包括鼓樓街墻體立面的統一整治和門面的裝修,也都是市里統一規劃,商戶們自己出資整修;

  照此思路,《銀基O秀》項目一樣由銀基集團獨家打造,新區政府提供環境服務,財政未撥一分錢。

  概括起來,在“一河兩街三秀”項目推進實踐中,政府逐漸由前臺走到后臺,由主導變成了引導。政府引導,市場主導是主旨,而具體到每個項目又不盡相同,基本的運作模式是,政府引導加市場主導,市場完全主導,市場主導后政府再引導。

  “一河兩街三秀”,是一批文化產業項目,更是一批需要調動全市各方之力的綜合配套工程,它的啟動牽動著千家萬戶的心。

  2013年12月,是一個初冬的季節,也是一年的歲尾,在開封市委經濟工作會議上,市長吉炳偉正在充滿激情地向與會者繪就2014年開封市社會經濟發展藍圖,其中有一項工作點燃了與會者的熱情:2014年底,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開封明清城墻將實現徒步環墻游。

  開封城墻作為我國現存的僅次于南京城墻長度的古代城垣建筑,歷史上曾多次被淹沒。清道光21年修復過一次。解放后的城墻保留了元、明的建筑風格和規模。新中國成立后到1997年,市政府對古城墻進行了再次整修。這次整修限于財力,對城墻內外兩側僅作適當清理,復建了大梁門,離全部城墻貫通實現環城墻游還有很大差距。

  如今,游人走在開封濱河路上,“國寶”開封城墻一覽無余,開封的歷史感、厚重感頓顯,特別是大南門以東的城墻,終于擺脫了多年的遮蔽,露出了“廬山真面”。

  而啟封開封城墻的厚重之感背后,是原來沿墻內外密密麻麻地布滿了院落、棚房、廠房,錯落雜亂。而真正意義上的棚戶區改造遠遠不僅如此。裝扮開封城墻首先面對的就是這樣一個局面。

  2012年5月,開封市啟動了古城墻環境綜合整治五期工程建設項目。城墻五期項目是開封市棚戶區改造新的征收補償辦法出臺后實施的首個項目,全市普遍關注,居住在那里的被征收百姓尤為期盼。

  讓包括市委書記、市長在內的很多人意想不到的是,城墻五期項目開出了開封市棚戶區改造的第一朵奇葩:30天順利完成了房屋征收工作。

  僅用30天就促使項目征收范圍內的286戶被征收人和單位全部簽訂協議,意味著比公告規定的搬遷獎勵期限提前兩天,比市政府要求的期限提前4個月!

  征收高效率的背后是什么呢?難度,難度;細心,細心;體貼,體貼;理解,理解!

  開封市作為河南省棚戶區面積最大的省轄市,棚戶區人口密度平均達到每平方公里1.9萬人,局部達到每平方公里3萬人,人口密度為全省之最,需要改造的面積占河南省的近二分之一。

  根據計劃,從2012年起,開封市每年改善居民住房戶數不少于3萬戶,到2015年年底基本完成全市集中連片棚戶區改造任務。

  棚戶區對于城市建設來說,是一個泛泛的概念,和其他城市相比,開封的棚戶區改造難上加難:改造面積大,涉及居民戶數眾多;歷史欠債多,資金缺口大,等等。

  對于開封棚戶區改造最大的挑戰是,如何在保護古城風貌的基礎之上,做到棚戶區改造的順利實施。這不僅僅是棚戶區的改造問題,更多的是它要為今后開封文化產業項目的落地實施提供借鑒和范本。

  為此,開封相繼出臺一系列利于古城保護開發和維護群眾利益的鐵杠杠。

  祁金立表示,在棚戶區改造過程中,要用全新的城建理念打造一個“宋韻彰顯”的新開封,讓開封這座旅游名城更宜居。

  吉炳偉提出,開封市棚戶區改造將是開封獨有的,走“開封式”棚戶區改造之路,一切棚戶區改造都要建立在古城保護的基礎之上,毀舊城造新城,那是有罪于后人的急功近利的做法;改造過程中在充分尊重民意的基礎上,一定要做到速度高效率,規劃高水平。

  成功的經驗往往具有引領性,具有可復制性。2012年以來,城墻改造、七盛角民俗一條街、珠璣巷等一個個棚戶區精品改造模式,確切地說是文化產業項目精品相繼呈現。

  對于各個改造項目,開封市委、市政府領導高度重視,市委書記祁金立、市長吉炳偉多次來到項目工地進行實地調研、指導工作,幫助解決工作中遇到的實際問題。

  “要快速行動,快見成效,全力推動工作進展”、“要再接再厲,發揚拼搏苦干精神,以更大智慧、更大信心,啃好‘硬骨頭’,和諧、快速推進工作,全面打贏攻堅戰”、“要堅持‘區為主體,部門聯動’工作模式,強化橫向縱向聯系,精簡優化辦事程序,完善工作機制,注重研究解決問題,提高工作效率”……領導們的要求,具體而切合實際。

  對于各個項目,各個指揮部主要領導堅持每天在指揮部現場辦公,各工作組堅持每天進行分析,一天一調度、一天一總結、一天一部署,將工作情況及時反饋和報告項目指揮部。每天晚上指揮部開例會聽取當天各組工作匯報,對征收中反映的復雜疑難問題進行集體研究并拍板解決,決不讓當天的問題過夜。

  督導無處不在,壓力就是動力。在鼓樓復建、小宋城、珠璣巷等項目實施過程中,項目負責人市委常委、宣傳部長秦保強只要有時間,都會有事沒事的到工地上“轉上”一趟,找問題,破難題。珠璣巷項目所在地龍亭區,及早動手,提前做好了房屋征收的各項前期準備工作,并專門抽調長期在征收一線經驗豐富的同志組成調查測量組,對征收范圍內的房屋進行入戶調查測量,掌握詳細的房屋基礎資料。

  讓我們回憶一下這一個個動人的場面吧:

  從每個項目征收工作開始之日起,各小組組長都是帶領工作人員深入居民家中,聽取居民的意見和建議。餓了,就隨便買些吃的;渴了,就買瓶礦泉水。中午堅守崗位不休息,每天晚上12點鐘以前很少回到家中……

  在開封城墻五期改造過程中,拆遷范圍涉及到東順城街村。東順城街村作為一個早期發展起來的城中村,集體資產流失,原屬村集體的房屋權屬問題存在爭議。禹王臺區政府專門設立了集體資產處置組,專題負責處置該村集體資產工作,一一解決該村征收工作面臨的村民集體資產認證復雜、“三委”不健全、債務糾紛多等諸多難題。

  御河,如今已經成為開封夜生活的一張亮麗的名片,槳聲燈影、樓蘭瓦肆、宋詞歌舞、戲劇彈唱,這些慢生活的鏡頭,讓人無論如何想象不出這里曾經是開封市棚戶區最為集中的片區之一。

  1900米長的水系二期拆遷工作點多面廣,拆遷進展如何關系到工程能否如期開工,關系到被拆遷單位和拆遷戶能否得到妥善安置,群眾是否滿意。

  萬善街干休所位于水系二期工程西司橋北河道西側,這里居住著50多位開封市老領導和離休干部,讓人敬佩的是,短短一周,干休所便完成了簽約任務,協議簽訂率達到100%。

  老干部的抉擇為周圍的群眾帶了好頭。

  尊重民意,一切從民情出發,為開封的棚戶區改造探索出了一條“開封式”改造之路,也為“一河兩街三秀”等一批文化產業項目的璀璨綻放,提供了精神準備、思想基礎和發展空間。

  “一河兩街三秀”不是一個個歷史文化符號的簡單復制,它是開封城市管理者們智慧的凝聚,建設者們責任的擔當。

  “一河兩街三秀”在外人看來,可能是一個個單列的文化產業項目,但在開封決策者眼里,這一個個項目都凝聚著社會各界的心血和智慧。正是這些心血和智慧,才成就了開封文化產業的輝煌。

  就拿鼓樓復建來說。

  不難發現,每一個城市,都有屬于自己的特色,每一個歷史久遠的城市更有屬于自己城市的文化建筑符號。比如,黃鶴樓之于武漢,滕王閣之于南昌。

  對于開封來說,鼓樓則是開封人心中開封城的象征。但是,始建于明代洪武十二年(1379年)開封鼓樓,這座我國最早的鼓樓臺基,在1976年被拆除辟為了廣場。開封鼓樓雖然消失了,但它作為開封古城文化的一個特殊載體,一直矗立在每一位開封人的記憶和心靈中。

  2012年,鼓樓復建被列入開封市十大重點文化旅游項目工程。

  鼓樓復建列入十大重點旅游項目,有三個人功不可沒。

  劉澤敏:鼓樓區政協原副主席。是他的多方奔走呼吁,上書,堅持向有關部門反映,推動了鼓樓復建列入開封市旅游項目計劃。

  黃小寶:盛豐置業有限公司總經理,整個鼓樓復建項目的投資者,項目總投資2.13億元。沒有他的責任擔當,現在鼓樓雄姿恐怕只存在人們的記憶中。

  魏培仕:鼓樓區委書記,時任鼓樓區區長。在當時鼓樓復建壓力大、區四大班子意見不統一的情況下,是他從大局計、從長遠計、從文化的再現計,力排眾議,向市委、市政府承諾,竭全區之力全力配合鼓樓復建。

  當然,還有許許多多對鼓樓情愫深深的開封人,為鼓樓的復建做出了極大的貢獻。比如祁灣建筑公司的董事長李玉坤,比如相國寺街道辦事處的書記谷文忠、主任王永明,比如市住建局局長王秋杰……

  回想起鼓樓復建的日日夜夜,開封市住建局局長王秋杰感慨頗多,感悟頗深。這位鼓樓復建指揮部的常務指揮長一直堅守在工地上,他所思考的和付出的不僅是汗水,更多的是智慧。

  鼓樓復建怎么建?

  通過專家論證,廣泛征求各方意見,鼓樓復建的具體規劃要求明晰提出:新鼓樓要與開封“龍亭”、“大相國寺”建筑風格保持一致,即清代的建筑風格。

  為保持開封新鼓樓具有傳統和現代相結合的特點,鼓樓復建設計者決定所用材料采用鋼筋混凝土和木料相結合的辦法,彩繪工藝中將結合瀝粉、貼金、掃青綠等手法,使新鼓樓外觀顯得輝煌綺麗、多姿多彩。

  建筑風格定了,新鼓樓的功能又是什么呢?怎樣才能很好地體現開封“外在古典、內在時尚”的城市元素呢?

  鼓樓復建開工前夕,鼓樓復建指揮部再次組織有關專家進行論證,與會專家一致認為:鼓樓復建是恢復開封古城歷史風貌的重要支撐,復建不是簡單的重建,要以文化為載體,以歷史為主線,以產業發展為目的,同時帶動鼓樓周邊傳統商業街區升級改造,建設地下商業時尚街區。

  也就是說,鼓樓復建既要保護文化遺產、延續歷史文脈,又要整合文化、商業、旅游資源,實現文化商業旅游“親密”融合。

  作為古都開封“文商旅”融合發展的新載體,鼓樓復建要為有著千年歷史的鼓樓夜市、河南最為悠久的商業街區鼓樓街、寺后街換檔升級和地下時尚商業街區提供汲取不盡的文化內涵。

  2013年10月18日,鼓樓重新立起來了,鼓樓所在的鼓樓街以及廣場的整治也一并完工了。復建后的鼓樓高28.8米,基臺高10.5米,南北長32米,東西寬27米,巍然聳立,成為開封又一張新名片。站在鼓樓前,王秋杰和他帶領的建設團隊掩映不住的不是喜悅,而是履職后的輕松和愜意。

  同樣,開封對于自己城市獨有的、一本千年都沒讀完的“書”——書店街的改造升級也是基于這樣的思路。

  為還原書店街的千年芳華,2011年7月,市委書記祁金立調任開封不足兩個月,就拍板決定啟動書店街改造工程。以書籍文化、書房文化、書畫文化為特色,以打造歷史文化名街為目標,重現這人間文化珍品。

  著名文化學者、河南大學教授王立群說:“書店街不長,原味的街景,原色的外墻,原真的門窗,原來的旗幡,卻承載了千年歷史。書店街升級改造,對于開封人來說,將是一個永久的歷史記憶和文化產業復興的符號。”

  說到書店街的整治,不能不提市住建局調研員董明福。市委市政府確定任務后,把這個項目交給了市住建局。董明福責無旁貸、義無反顧地擔起了這份責任,他把整治指揮部設在了書店街南側的一幢二層小樓上。當時正是酷暑季節,整個工程設計精巧復雜,工期限時,又是酷熱難耐,施工難度可想而知。市住建局、鼓樓區政府、龍亭區政府有關負責人等指揮部一班人硬是圓滿完成了書店街的整治任務。

  整治后的書店街和鼓樓街一樣,承載著為傳統街區提供豐厚文化內涵的“重擔”。

  將歷史重現,把文化“活化”,是聰明的開封人把文化項目推向市場、走向繁榮的一條路徑。

  早在1998年就正式對外開放的開封清明上河園,作為一個文化主題公園,它打破了主題公園5年關門的定律。2011年,清明上河園成為河南第四家年度經營收入突破1億元的旅游企業。

  “發展文化旅游,要突出文化性競爭,要注意深度挖掘文化內涵,注意文化表現形式,注意細節的文化性,下大工夫在文化內涵上創新旅游產品,從而真正形成文化旅游優勢。”這些話是周旭東在一次由河南省旅游局召開的研討會上的發言。

  清明上河園之所以始終保持向上勢頭,研究過清園發展過程的人都會有一個共識,關鍵是清園有一臺好節目,有一個好經營人。好節目是《大宋·東京夢華》,好經營人是清明上河園有限公司總經理周旭東。不夸張地說,沒有周旭東,就沒有清園;沒有清園,也就成就不了周旭東。而周旭東經營清園的關鍵詞很簡單,4個字:創新、提升。遵循這4個字,《大宋·東京夢華》才做到了每年一個升級版,歲歲年年看大宋,年年歲歲不相同。

  《經濟視點報》記者桑燕曾在她的采訪中這樣解說周旭東:做企業,很少有人能在公共輿論中永遠保持正面積極的形象。在河南企業界,周旭東是少有公眾信息中的完美人物。見過他的人,都對他身上表現出的文質彬彬的氣質印象深刻,永遠整齊得體的穿著,溫文爾雅的舉止,說話時常帶著溫和的笑容。

  周旭東有理由這樣自信地笑。他的創新經營理念,他一手打造的大型水上實景演出《大宋·東京夢華》將《清明上河圖》與大宋文化完美演繹延長旅游產業鏈條,帶動了整個開封文化旅游業的興旺發展,成為了河南旅游業的先鋒。

  開封旅游項目幾乎都與歷史文化有關,在把文化“活化”的思路下,開封的歷史文化景區經營模式,如今幾乎都摒棄了簡單的文物陳展、死氣沉沉的文物堆砌和單調枯燥的講解。

  在清明上河園,游人除了可以通過一些演藝項目搞文化穿越以外,在正月十五、清明節、端午節、中秋節等各個季節還可以品味不同的文化,每天還可以欣賞“活化”后的文化歷史故事實景演出《岳飛槍挑小梁王》。

  在天波楊府、開封府,各種歷史人物在園區中來回穿梭,讓游人如同走進了遙遠的宋代;

  在小宋城中,當游人在品味上百種開封小吃的時候,此起彼伏的叫賣聲,加上皇帝巡游、包公問案、叫花子“沿街要飯”,這些看似不經意的創意,真真叫人有“一朝步入畫卷,一日夢回千年”之感。

  2013年11月,河南省文化產業項目推進現場會在開封舉行。河南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趙素萍,河南省人民政府副省長張廣智等省直有關部門及各省轄市負責文化發展的官員齊聚開封,總結開封經驗、探討文化產業發展之路。與會官員、專家、文化產業領軍人物眾口一詞形容開封文化產業現象時,又用了一次“井噴”。

  順著這個“井噴”,我們不妨再梳理一下“一河兩街三秀”這些文化產業項目:

  御河——河南省第一個成功推出城市夜景水上游覽的項目,經過一年的運營,北方的“秦淮河”已經叫響大江南北;

  鼓樓街和書店街——中國歷史文化名街的稱號已被兩條街同時收入囊中,并成為開封古城不可或缺的文化符號;

  小宋城——河南省第一個大型文化旅游商業綜合體項目,集演出、品小吃、購特產,這些項目不是數量的累加,而是文化內容的滲透。

  《大宋·東京夢華》、《千回大宋》、《銀基O秀》——三個實景演出,創意不同,表現形式不同,形成演藝形式互補之勢。

  開封文化旅游資源是一個“富礦”,有意投資文化商業旅游的企業家都會意識到這一點,但如何讓企業家“熱衷”投資開封,而又不“熱過了頭”,這需要開封決策者對文化產業的整體謀劃,需要企業家勇于擔當的責任。

  “人家都是把文化做成生意,你們咋把生意做成了文化?”對于朋友的疑問,小宋城投資人李燕飛只是一臉“詭異”地笑。

  作為第一個運作河南省文化旅游商業綜合體的人,李燕飛深知其中的風險。本來已經經營很好的劇場、娛樂休閑之地,推倒重來,進行“誰也看不清深淺”的文化重新包裝,不說投資2億元的風險,單是一個5萬平方米的經營場地,如果運營以后空蕩蕩的沒有一個人影,那個情景對一個企業家來說,如同“絞殺”。

  “作為一名企業家,不能只會貪圖安逸、循規蹈矩,更重要的是對社會要有擔當的責任。”李燕飛說,“開封是什么地方?是焦裕祿書記戰天斗地、造福于民的地方,認準的事情必須要大膽干,要會干,要快干!”

  同樣,河南銀基集團投資《銀基O秀》也面臨著市場風險。可以說,河南銀基集團在進軍開封文化產業前,基本上沒有做過大的文化產業項目。經過多方論證,最終決定融入開封建設經濟文化強市的洪流中,斥巨資重磅打造高端文化旅游項目《銀基O秀》。《銀基O秀》是銀基集團企業轉型進入文化產業領域的第一個項目。銀基集團負責人說,“既然開封決策者把開封的城市定位在‘外在古典,內在時尚’,那么,我們就做時尚的先鋒者,讓古城開封展示出千年帝都,展示出‘國際范兒’,我們必須有勇于擔當的勇氣!”

  短短7個月時間,從項目規劃動土到竣工試演,《銀基O秀》創造了開封速度。2013年10月1日,這臺由好萊塢LOCUS團隊領銜創意、匯集頂級技術設備的大型水幕光影實景演藝節目,在開封新區十八大街驚艷啟幕。

  銀基集團的擔當,讓開封時尚元素頓顯!也許,你沒有欣賞過北京奧運會開幕式那滿城光影投射的華麗,迪拜音樂噴泉的壯觀,悉尼歌劇院上空煙花的絢爛;也許,你也沒有到過紐約百老匯和維也納金色大廳,感受音樂和歌舞帶來的震撼。那么,《銀基O秀》完全可以彌補這樣的遺憾。

  《銀基O秀》的投入運營,預示著開封文化旅游資源開發朝著綜合化、多樣化、精品化的方向邁進,在為廣大觀眾奉上一場視覺與聽覺的文化盛宴的同時,對促進文化產業的轉型升級提供了借鑒。

  現在已經進入多元化的休閑時代,文化項目必須滿足不同人群的不同喜好,必須在功能組合上下工夫,把最先進的設計理念融入其中,通過組合,實現空間利用最大化,實現最佳運營效果。

  投資開封文化項目的諸多企業家對投資開封文化項目認知度達到相當的一致。

  真是英雄所見略同。

  “一河兩街三秀”是文化力轉化為經濟發展力的有益探索,是軟實力變成硬實力的成功實踐

  應當說,在過去的十多年間,開封文化產業發展在河南省并不遜色,有些項目還是一馬當先的。

  開封清明上河園在河南省同行眼里是“風景這邊獨好”,清明上河園總經理周旭東則說:“我們賣的是創意。”

  然而,對開封這座文化古城來說,僅僅有一個“賣創意”的清明上河園,顯然遠遠不夠。

  有時,創意帶來的產業空間超乎你的想象:一支山歌可以讓廣西唱響天下,而一個電視劇組則衍生出了橫店這個中國“好萊塢”。

  開封文化產業必須打破固有的經營理念,用創意贏得天下,讓開封文化在創意中風生水起。

  從2012年到2014年,開封市組織四大班子領導及各縣區、市直有關單位的“一把手”集體出省考察6次,除到山東學習平原地區跨越式發展外,其余5次到西安、南京、杭州、棗莊臺兒莊古城、浙江橫店,都是學習外地文化產業如何做大做強經驗。這還不包括由市委宣傳部組織的三批次專題文化產業考察調研活動。

  “我們不怕學,關鍵是要把人家的手藝真正學到手。”市委書記祁金立說。

  學啥?每次考察歸來,開封干部都不怕揭己之短,各個行業負責人在當地媒體上坦言與文化產業發達城市的差距。為此,市委在全市開展了“學先進、找差距、謀大事、求大變”大討論活動。

  經驗很快在開封復制——

  開封古城墻在修復過程中,規劃用3年至5年,將城墻周邊完全改建成環城墻園林景觀公園,形成綠化帶、護城河、商業帶的布局;水系工程則在周邊設立娛樂、購物多個功能區,讓游客在游覽、娛樂、購物之余,換個角度看開封。

  顯然,古城墻修復、水系連接等工程的運作,已經不是原來的就景設景,而是現代經營業態的植入和跟進。

  思維的突破,創意的集聚,產業理念的提升,引來眾多投資商:

 在2012年、2013年開封開工的十大文化產業項目中,清明上河城一期納入新項目推進庫內。該項目核心景區規劃近6平方公里,將真實再現清明上河圖全貌。而龍亭、鐵塔等老的知名景點,則根據各自特點,延伸產業鏈條,打造宋宮廷文化展示區和佛教文化展示區。

  理念一變,合作客商紛至沓來。值得一提的是鐵塔景區。景區充分利用鐵塔這一宋代僅存的建筑碩果,精心設計,打造出了“鐵塔光影秀”節目。這臺節目運用4D成像、全息技術、建筑投影、水幕電影、激光造型等手段,以空靈圣潔的主題音樂為背景,使觀眾的嗅覺在一瓣心香的作用下感悟佛法,品味甘苦,美輪美奐,視覺震撼,是古典與現代、傳統與時尚的典范結合,成為全國第一家在塔身演繹傳奇的文化項目。

  作為文化古城,古老、厚重的特色不僅沒有束縛開封,反而讓開封文化產業活力迸發。

  “開封財力并不寬裕,咋會吸引上千億元的文化產業投資呢?”

  “開封城建環境并不寬松,限制建筑高度又限制建筑風格,投資商就不覺得委屈?”

  外界質疑聲和好奇心皆有。

  文化產業圈里有這樣一句話:做文化產業,說起來易,落地難,做起來更難。這句話對于開封來說,再合適不過了。

  拿鼓樓復建和鼓樓民國風貌商業街改造工程來說,問題和困難一個接著一個出現:

  新鼓樓建好后,將具備什么樣的功能?是仿古建筑的再現展示還是引領有著古典風貌的時尚街區?

  把760米的鼓樓街改造成民國風貌商業街,僅商鋪外立面粉刷改造面積就達3萬多平方米,這個上億元的和開發商無關的粉刷錢誰出?

  再拿《千回大宋》來說,雖然是室內演出,但也面臨著投資風險、場地風險、運行風險、管理風險等。

  是什么堅定了投資人的信心?是什么驅散了項目實施中面臨的各種風險?項目投資人李燕飛感觸頗深。可以說,《千回大宋》的成功推出,既包含有投資人的大膽嘗試,更多的是開封文化發展過程中一批積極推動者的創新創意,甚至是開封文化產業發展頂層設計者的智慧凝聚。

  在整個項目推進到關鍵節點時,祁金立親自盯項目、審設計、問進度、抓質量,與施工者、與演職員一起討論,一起吃盒飯,甚至他親自為演職員們送礦泉水。市委常委、宣傳部長秦保強作為該項目的指揮長,一直緊盯項目進度,共同把脈打造中出現的問題。市文廣新局作為項目的責任單位,局長姚春貴帶領班子成員全員上陣。正是由于他們的傾心付出,才有了《千回大宋》的今日盛況,才有了小宋城的橫空出世。

    “文化產業項目要在實力不濟的開封落地開花,肯定會面對各種超乎想象的困難。怎么辦?我們用好了三大法寶:一是政府做好強大支撐,堅決走政府引導、市場主導的項目開發路子;二是機遇面前,克難攻堅的精神不動搖;三是做到歷史文化傳承與民生工程有機結合的發展歸宿不動搖。”開封市委書記祁金立說。

  其實,祁金立還沒有把他的“秘笈”真正說出來。清明上河城項目的投資方香港建工集團董事長聶川說了一句實在話,“我就是沖著你們市委、市政府班子作風來的。”

  聶川說這句話是有原因的。那是2012年的中秋節,聶川來到開封就項目規劃和有關事項要與市委主要領導溝通,會議安排在市委常委會議室,時間是晚上9點鐘。而此時市委書記祁金立還在鄭州有公務處理。與會者都想到書記在鄭州晚上還有應酬,今晚上又是中秋節,這會八成就開不成了。不想,9點鐘準時祁金立一身匆忙出現在會議室里,并且面帶歉意,連聲道歉,并十分真誠地感謝香港建工來為開封的發展做貢獻。在會議討論間歇,祁金立看著窗外中秋明月,看著外地客商為開封文化產業發展犧牲節日天倫之樂,十分動情,為大家吟誦了一首宋代詩人秦觀的《鵲橋仙》。當祁金立富有情感地吟誦到“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時,聶川帶頭鼓起了掌。事后,聶川感動地對下屬說:“遇到這樣有人文情懷的領導,這是企業的運氣,我們真是來對了!”

  “文化,是開封的符號;宋文化,是開封文化的靈魂。我們要在創新中打造城市品位,彰顯城市靈魂。”市長吉炳偉總結說,“開封得天獨厚的文化資源優勢必須轉換成活動、轉換成項目,繼而轉換成產業,克難攻堅提升城市品位,最終激發出開封經濟永續發展的活力。”

  “一河兩街三秀”是開封眾多文化產業項目的代表,它們是開封文化產業發展的“排頭浪”和“時代潮”。

  說開封文化產業,不能不說開封的文化節會。

  中國開封菊花文化節已經舉辦31屆,我國唯一一個以弘揚清明文化為主題的中國開封清明文化節也舉辦了6屆。從2012年開始,開封市委、市政府運作節會的力度更大了,文化工作者精心打造的一臺臺帶有宋文化符號的大型文化活動,每月依次和公眾見面。

  在開封的菊花文化節和清明文化節上,開封人采取挖掘文化資源、包裝項目促招商引資,以招商引資改造豐富文化資源,讓文化積淀變文化產業,逐步形成招商引資和文化資源互相促進、互補發展的格局,走文化商業化道路。

  “菊花文化、古城文化影響了我們的投資意圖。”參加2012年中國開封菊花文化節的大商集團總裁呂偉順說。

  文化“引商”對開封經濟社會發展來說,可謂一舉多得。

  “開封應探索出一條把自身的重要文物點、旅游點、商業街區串聯起來的產業鏈協調發展的新模式,實現開封文化的全滲透。”河南大學教授劉坤太說。

  如今,文化在開封各項工作中的滲透無處不在,“文商旅”的產業融合效應不斷顯現。

  2013年9月,市長吉炳偉在接受《中國周刊》記者采訪時進一步闡述:在老城區改造過程中,堅決實施宋都古城風貌保護與重現工程,堅持棚戶區改造與提升文化產業功能相結合。生態的本質就是生活的狀態,開封老城風貌要保護到最好,開封老百姓要生活得更好。

  于是,開封在鼓勵城墻內機關、企業、居民外遷的同時,新建的項目,統一風格——新宋風,限制高度——不超過15米,嚴格控制純房地產項目開發;

  于是,小宋城建成了“開封人的會客廳”,構建起了開封文化與外來文化相融合的平臺;

  于是,修復后的書店街成為開封文化旅游的重要路線;

  于是,改造后的鼓樓街,成為我省唯一一個保留民國建筑風貌的商業街,而街上經營百年的王大昌茶葉店,成為追尋河南民國商業風貌的最好記憶;

  于是,古典與時尚完美結合的七盛角民俗文化商業街建成營業;

  于是,東京極地海洋館建成開館,展示出了開封文化多元化發展的態勢;

  于是,一期啟動區6平方公里的清明上河城項目前期工作全面展開;

  于是,占地5000畝的朱仙鎮文化旅游示范區一期即將開放營業;

  于是,珠璣巷客家文化商業街區、雙龍巷歷史文化街區在棚戶區改造中呼之欲出……

  最終,開封要依靠這些項目,在破解舊城改造和傳承歷史文化中探索出一種新的發展模式。

  “把文化這個激活劑融入整個城市的發展之中,始終把文化作為城市的核心競爭力來培育。”開封市委書記祁金立一語道出文化對開封發展的意義。

  2014年3月,祁金立在接受香港《大公報》記者采訪時,對開封這幾年文化產業和各項事業發展變化快的原因再次進行了解讀,他說:“我們開封有兩個寶貝和一城文化。兩個寶貝是《清明上河圖》、《東京夢華錄》,一城文化是我們開封有著深厚的歷史文化資源。我們開封又有兩個精神,一是‘焦裕祿精神’,二是‘城摞城精神’,開封城歷史上多次被淹,又多次在原址上重建,開封城的中軸線始終沒有變,這就是開封人自強不息、頑強拼搏的精神。現在開封又迎來三大機遇,中原經濟區、鄭汴一體化、鄭州航空港經濟綜合實驗區。這正如一個有文化、有氣質的人,有想干事創業的精神,又遇上了好的發展機遇,那么他一定會有個好的未來……”

  此時,祁金立剛剛從澳門回來不久。就在兩個月前,由中華文化促進會、香港鳳凰衛視主辦的“智慧東方—2013中華文化人物”頒獎典禮儀式上,祁金立從中華文化促進會副會長王永章手里接過了“中華文化人物”獎杯。授予他的理由是,他“讓塵封古城重現了光彩”。

  此時,河南省委九屆六次全體(擴大)會議剛剛審議通過《中共河南省委關于科學推進新型城鎮化的指導意見》,在這個《意見》里,河南省委明確提出“開封向新興副中心城市邁進”的目標,這個新的城市戰略定位的確立,開封文化發展的貢獻顯而易見。

  開封文化在“開封”中提升,文化開封在“開封”中大步前行。以“一河兩街三秀”為代表的開封文化產業的大發展,給開封贏得了尊重,贏得了地位,贏得了未來。在今年上半年的《中原經濟區競爭力報告》、《中原經濟區發展指數》發布會上,開封的文化競爭力位居全省第一,經濟結構競爭力位居全省第二。

  活動實施、項目提升、產業謀劃、克難攻堅。文化的傳承在創新中煥發異彩,文化的創新又循著傳承之脈迸發出無窮的活力,開封國際文化旅游名城建設路線圖躍然紙上:

  2020年作為世界知名國際旅游目的地的開封,將形成開封大宋文化與北京明清文化、西安漢唐文化三足鼎立的歷史大文化格局。

  開封,一座因清明上河圖而揚名天下的城;

  開封,一座因菊香蕩漾而芬芳中國的城;

  開封,一座因風生水起而揚帆起航的城;

  開封,一座因持續發展而快速崛起的城;

  開封,一座因宋風流淌而宋韻彰顯的城。

  這,就是魅力十足的開封!

  知名文化學者余秋雨先生說過:“其實,任何文化的生命力都在于創新,而不是懷古。”開封的文化正是在歷史的記憶中傳承著、創新著、前行著。開封“一河兩街三秀”現象的出現,不正是歷史照進現實的映象,不正是現實穿越歷史的腳印嗎?

  歷史告訴我們,文化是一個民族的血脈,文化是一座城市的靈魂。

  開封,正在用一批批的“一河兩街三秀”訴說著這座城市的追求,這座城市的夢想,這座城市的未來……

   (責任編輯  李碩)

    相關閱讀

    網友評論 相關評論>>

    實 名: 密 碼: 驗證碼:
    (第一次登陸將自動注冊,請牢記用戶名及密碼!)
    關于我們 | 網站地圖 | 廣告合作 | 版權聲明 | 聯系我們 | 友情鏈接

    魅力合作:18937199129 18311339129 Email:[email protected] 豫ICP備11008632號
    魅力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Copyright©2008-2009 By www.lpsfwyxg.buzz

    幸运飞艇是什么